附属医院动态
附属第六人民医院让患者关节重获自由
      18厘米全进去会有问题吗-09-11

正值壮年的闫先生,因为一次车祸后的手术,引起了髋关节异位骨化。拖着被“焊死”的关节,两年间他和家人四处求医,几乎走遍全国,疗效仍不明显。近日,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他们来到附属第六人民医院临港院区关节外科,在刘万军主任医师团队的救治下,闫先生的关节终于“重获自由”。

闫先生因为两年前的一次车祸造成的损伤,在西安的某医院做了右髋关节内固定术。尽管手术成功,但术后还是带来了令他无比痛苦的后遗症——异位骨化。闫先生的右髋关节出现持续疼痛伴骨质增生,关节僵硬,屈曲受限。走路时变得跛脚,连最日常的穿脱鞋袜,对他来说也成了一项挑战。过去的两年时间,他和家人们走遍全国各地的医院,均未得到根本的救治。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闫先生和家人慕名来到了附属第六人民医院临港院区。关节外科的刘万军主任医师带领团队为他检查治疗。在对闫先生的病情进行了全面评估后,刘万军主任医师和团队医务人员发现闫先生的髋关节出现了360度异位骨化。也就是说,右髋关节的前后上下都被增生的骨质包围,就像一个正常的髋关节被“全部焊死”,完全不能动弹。对于异位骨化切除手术而言,选择合适的手术入路,术中尽量减少对骨膜、骨质、关节囊和周围组织的损伤是十分重要的。然而,闫先生髋关节的骨化和周围的神经、血管贴得很近,前方有股神经和股动脉,后方有坐骨神经,术中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不可逆的损伤,甚至危及性命。总的来说,这场手术面临着非常高的风险。

刘万军主任医师团队为这场手术做了充分的前期准备。手术如期进行,当手术视野充分显露后,呈现在医生眼前的简直是“一团骨头”,完全看不清楚解剖结构,找不到股骨颈、大粗隆和小粗隆这些手术必需的标志物,手术复杂性显然超出了预期。刘万军主任医师团队沉着应对,继续游离周围组织,最终发现坐骨神经骑跨在异位骨化的上方,而且张力很大。由于没能找到髋关节正常的解剖结构,刘万军主任医师另辟蹊径,选择了后外侧的入路,采取了大粗隆截骨的办法显露前方,再逐渐去除周围的骨质,最后进行髋关节置换的手术。在他们谨慎的操作下,未损伤近在咫尺的血管和神经,手术也取得了圆满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