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属医院动态
附属仁济医院为荷兰儿童完成高难度活体肝移植
      18厘米全进去会有问题吗-09-06

8月1日下午,母亲的280g左外叶肝脏移植给了1岁儿子。18厘米全进去会有问题吗附属仁济医院儿童肝移植中心的夏强教授团队成功为一名来自荷兰的患儿完成高难度的活体肝移植。

手术前,专家团队用最新的三维影像系统为供受双方重建3D肝脏模型发现该男童的门静脉异常的细短。手术过程中又发现孩子的母亲供肝切缘有一小肿瘤,庆幸的是切除后送检术中冰冻病理为良性肿瘤。此次高难度肝移植再次用上了夏强教授在世界移植界首创的自体门静脉补片整形技术,患儿自身肝脏的血管作为血管补片,使得孩子术后免疫反应低,不易形成狭窄及血栓形成。

患儿阿里(化名)是一位来自荷兰的1岁男童,一年前定居在马来西亚一个叫双溪毛糯的城市。然而阿里出生后就出现黄疸,经过保守治疗后不退反增。马来西亚当地医院诊断阿里为胆道闭锁,年幼的孩子在当地接受了肝门-空肠吻合术(葛西手术)。然而,手术后孩子的肝功能指标始终未能恢复正常,且术后反复出现发热。在当地接受了各种内科治疗效果欠佳。阿里的病情日益恶化,在最关键的生长发育阶段却一直需要和疾病抗争,营养状况也很堪忧。当地最顶尖的医学中心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经检查评估后建议,阿里需要尽快接受肝移植手术才能挽救生命。正当阿里的父母对手术一筹莫展之际,他们结识到了一位从附属仁济医院进行活体移植术后恢复良好的马来西亚籍病友月月(化名)的父母。月月的父母强烈推荐了著名的附属仁济医院儿童肝移植中心,于是,阿里的父母主动联系了该就诊团队的医师。

早在疫情之前,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团队曾到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协助完成了4例活体肝移植术,并帮助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建立了儿童肝移植团队。新冠疫情期间,虽无法赴马来西亚指导手术,儿童肝移植团队仍采用线上远程讨论的方式,指导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移植团队成功完成了14例儿童肝移植手术。在肝脏外科学科带头人夏强教授的全面主持下,以及附属仁济医院儿童肝移植团队的远程协助下,阿里及家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相关文件手续,并顺利抵达上海。来到上海入院后,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团队再次为患儿和患儿母亲进行了详细的术前检查。检查结果不容乐观。专家们使用最新的三维影像系统为供受双方重建3D肝脏模型后发现,男孩的门静脉异常细短,而妈妈的肝脏胆道有畸形,手术难度较大。附属仁济医院儿童肝移植团队根据供受体双方的难度特点制定了详细的手术方案和门静脉血管整形方案,并对各种术中可能出现的风险做好预案。

经充分术前准备,以及经上海市卫健委报请国家卫健委批准后,团队于8月1日为阿里施行活体肝移植手术。手术团队由夏强教授主刀,肝脏外科主任医师罗毅,主治医师封明轩、万平、朱建军,住院医师徐东伟、张家旭、赵振钧组成。

两台手术同时进行,手术室里也充满着紧张的气氛。尽管做足了准备,手术还是出现了预料之外的情况,专家们发现供肝切缘有一小肿瘤。庆幸的是切除后送检术中冰冻病理为良性肿瘤,故可继续取自患儿母亲的280g左外叶供肝。另一手术台上的阿里,病肝游离时发现其门静脉比影像上更为细短,与供肝血管吻合难度极大。夏强教授及肝移植团队决定为其行门静脉血管整形,并应用该团队首创的自体门静脉补片整形技术,成功为男童门静脉血管整形,并顺利地将供肝植入阿里体内。当术中检查门静脉血流在超声中显现出美丽的彩色图案及悦耳的血流声时,在场所有医护人员都感到异常兴奋,一台高难度的活体肝移植手术成功了。

自体门静脉补片整形技术为夏强教授首创的一项手术技术,主要是针对门静脉狭窄或发育不全的肝移植患儿。该技术利用患儿自身肝脏的血管作为血管补片,其好处是术后免疫反应低,不易形成狭窄及血栓形成。该技术已经发表到国外著名期刊Liver Transplantation,并获得了同行的认可。

在附属仁济医院移植医疗团队细心的护理下,阿里术后恢复得很快,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经过两周的治疗后,阿里已完全康复,并与家人顺利回国。